回首頁加入最愛網站導覽 
   
 
 
 
 
HOME > 我們的服務 > 媒體報導 > 詳細內文
勞動部變「失業部」?!輕度失能用外勞 弱勢女性沒工作 【2015/07/29】
日前(7/9)勞動部已完成放寬85歲以上輕度失能開放外籍看護工修正案預告,雖社會多有反對意見,並認為將嚴重影響本國從事照顧工作之女性就業,然而勞動部似乎不為所動,仍執意開放。普及照顧政策聯盟及一百多位從事照顧與家事服務的中高齡女性今日(7/28)於勞動部前陳情,呼籲勞動部對此政策懸崖勒馬,留一份養家活口的工作給弱勢女性!

勞動部默許外籍看護工從事非法業務

普照政策聯盟指出,過去外籍看護工的申請對象仍謹守「有嚴重依賴照護需要」的失能老人,而此次則大舉放寬至極輕度的85歲老人,政策一旦開放,看護工實質上將成為24小時的「家庭幫傭」。依目前勞動部公告之「外國人從事就業服務法第四十六條第一項第八款至第十一款工作資格及審查標準第二十二條修正草案」,勞動部所稱的「輕度失能」指的是巴氏量表有一項未滿分,亦即85歲以上只要在、上下樓梯、行走等項目上功能較弱,即具備申請資格。
如此低度的照顧需求,需要看護的時間不多,由此可以推知,此政策將大開方便門,誘導眾多家庭藉此名義雇用外勞從事看顧幼兒、家庭雜務等工作,使外籍看護工成為實質的家庭幫傭。外籍幫傭應否引進?各界對此素有疑慮,認為會嚴重影響本國基層女性就業,因此目前政策上多所限制,且規定雇主所需繳交之就業安定費,外籍幫傭為外籍看護之2.5倍。然此本次法規修正,藉開放外籍看護工之名,行「放任雇用外籍幫傭」之實,至為可議。

對於上述疑慮,勞動部聲稱將加強查察,各界無須憂慮。此說純屬口惠,並無實施的可能。滿街外勞趴趴走溜狗、抱小孩、拎雜物,證明阿帕契案絕非特例。勞動部對此現象如何辯駁?又還有什麼公信力去保證進一步放寬不會使情況惡化?

外籍看護工幫傭化,本土弱勢女性喝西北風

進一步分析顯示,目前從事照顧老人、家事服務或家庭托育的女性勞工,多屬中高齡者。以台北市社區服務人員職業工會為例,會員皆為居家服務員、家事服務員與保母等二度就業的女性勞工,其中50歲以上者佔七成,45歲以上者佔九成。多數會員是家計的主要負擔者,甚至是唯一負擔者,一旦工作被替代、收入不穩定,一家老小生活即刻陷入困境。而現實上,多數從事家事或照顧的女性,因為年齡與其他條件的限制,已難以透過任何職業訓練,轉職至其他行業而仍可賺取一家溫飽的收入。行政院主計總處102年「人力運用調查」結果顯示,45-64歲之中高齡失業者,尋職時所遭遇之最大障礙就是「年齡限制」,占52%。

根據勞動部對照顧服務員的調查分析,有「5成1全體受訪者認為『放寬85歲以上輕度失能者聘僱外籍看護工會影響工作機會』,其中以『有從事照顧服務工作』者比率5成8較高」。且「目前從事照顧服務工作者,對『放寬85歲以上輕度失能者聘僱外籍看護工會影響工作機會』政策看法,以『自行接案』者、『曾遭遇因照顧對象轉換其他資源或方式有影響收入』者認為會受影響比率達7成4以上」。在在顯示輕度失能開放外勞確實衝擊本國中高齡弱勢女性就業與現有照顧人力的工作機會,勞動部不應睜著眼睛說瞎話!

除了中高齡婦女之外,另有為數不少的女性,包括小孩未滿12歲的單親,和家中有失能長輩者,為了兼顧家中老小的照顧,而從事這類工時較為彈性的工作。這些工作待遇高於一般打工,讓弱勢女性勞工得以賺取足以養家的收入,可以說是社會留給背負著家計重擔的眾多底層女性的唯一庇護所;以一個脫離職場多年的女性而言,無論過去學歷、經歷如何,現實上有彈性的工作多是時薪工,一小時120元的薪資幾乎不可能養家。目前不論是經由NPO的協助就業、社區鄰里的互相介紹或小型公司的訓練推介,眾多的弱勢女性正在從事照顧或家事雜務的工作,然而勞動部對此類工作的從業人數、工作所得等等毫無所悉,就輕率推出新政策,完全輕忽此政策將斷絕眾多弱勢女性的生路,使她們及其家人陷入「貧賤家庭百事哀」的人間煉獄。「政策殺人」,莫此為甚!

輕度得到24小時照顧,重度變成沒人顧?

另一個值得注意現象是,兩年前外籍看護工引進資格放寬至中度失能80歲以上者,即已導致仲介與外勞挑案,而開始出現失能程度較重者等候時間較久、外勞不願久待等情況。一旦輕度失能也開放之後,恐將出現輕度失能者排擠重度失能者的後果,反而使最需要照顧的人成為向隅者。可見勞動部的開放外勞政策根本邏輯矛盾,顧此失比、顧『輕』失『重』。

勞動部新政策斷絕長照制度生路,衛福部輕鬆卸責

勞動部表示,此政策是「為回應85歲以上輕度失能者預防照顧之需要」。然而,讓輕度失能者接受一對一的二十四小時服務,容易取代其現有能力,導致高齡者身心狀態快速退化,遑論欲達到「預防照顧」之功能。其次,何種照顧方式得以達成預防照顧之目的,本是衛福部之職權,勞動部此舉除有越俎代庖之虞,恐將進一步衝擊衛福部所欲建制之整體長照與預防照顧措施,導致後者全盤崩毀。

以現行長照服務體系來說,本政策衝擊最大的是日間照顧、居家服務,尤以居家服務首當其衝。依衛福部2014年底統計,目前從事居家服務的照顧服務員共有7,675人,其中女性有7,089人,共服務43,584人(個案)。其中輕度失能者大約佔1/3,85歲者以上者約為1/4,因此可推估一旦開放85歲輕度失能老人申請外勞,現有的服務案件將少掉近4,000個服務使用者。服務個案量減少則服務總時數將隨之減少,以時薪計薪之居家照顧服務員收入也將減少,恐導致原已招募困難的居家服務職場現有人力嚴重流失。再者,輕度失能個案一旦流失,對於照顧服務員而言,案件減少又多僅剩中重度案件,交通奔波與體力負擔加重之下,恐將進一步促使其離開長照領域,造成已經不足的長照人力更加不足。

台灣的人口老化速度世界第一,已使得長照制度的建立刻不容緩。5月甫通過長照服務法,預計兩年後上路,此外,行政院版長照保險法草案已送進立法院,衛福部信誓旦旦力推下半年通過。然而,台灣長照的癥結基本上就是人力與財源的問題,其中人力無法速成,困難度遠較財源為大。而在長照的領域裡,沒有人力,幾乎就等同沒有服務。政策、法規制訂得再好,沒有人力則都將流於空話。然而,勞動部開放輕度用外勞政策足以讓長照體系既有之照服員流失,新增人力不願加入長照領域,進一步也將使長照服務法所要推動的社區型長照服務長不出來。沒人力、沒服務,長照保險何需急著立法?甚至,何需開辦?如果連輕度失能都開放可聘外籍看護工,等於宣告台灣未來不會有長照服務制度,正式進入「長照=外勞」時代!政府所規畫的長照保險,根本就是「繳保費,領外勞」!亦即,85歲輕度失能開放外勞,將一舉突破了長久以來以「中重度失能+嚴重照顧依賴」的外籍看護工引進限制,未來勢必嚴重影響台灣長照人力與制度的建立。衛福部必須出來說清楚、講明白,到底長照雙法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

普及照顧政策聯盟的訴求:

一、 反對開放輕度失能老人申請外籍看護工。引進外籍家庭看護工政策應以嚴重照顧依賴為要件。

二、 勞動部應謹慎評估本次修法對於從事家事服務、清潔、照顧、保母等工作之本土基層女性勞工之就業衝擊與影響。

三、 輕度失能老人之長照服務應由衛福部主責,勞動部政策不應介入長照服務的實質內容,否則會形成政府整合的大漏洞,貽害甚鉅。

四、 勞動部應針對此修正案召開聽證會,充分討論並廣徵各方意見,不應不顧社會質疑聲浪,持續黑箱作業。

資料來源: 普及照顧政策聯盟






相關連結:
檔案下載:
 
 
10361 台北市大同區民權西路136號16樓之6 TEL:02-2557-9060 FAX:02-2557-9070
Copyright © 2012 脊髓損傷協同團隊-財團法人台北市脊髓損傷社會福利基金會
勸募字號:衛部救字第1061364902號